访问旧版 省公司内网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今天是:
站内搜索:
天气情况:
乘车站:
终点站:
 
  企业文化
当前页:首页 > 企业文化 > 职工园地  博客天地
 
春日花事记 潜山分公司 张玲
2018-01-04

农历年一过,院子里的梅花就谢了。 桔子树上挂着的果子,年前还满树繁密, 它们自顾自地在树上等待了一季,没能等到收获的结局。后来就是鸟儿们来帮忙,一下一下啄食掉了桔子树上的落寞。到现在,零落着的几颗果子,让三五只黑麻的鸟儿啄空了,掉进树下的鱼池里,惊得池中的红鲫鱼跳了几跳。

这几条鱼在池中生活七八年了,与沉睡在池底的一株睡莲安静相守,不离不弃。是相看两不厌吗——即便是厌,又能如何呢?谁离开了这水池,都没有了生命。 ——红鲫鱼在桔子掉进池中的那一刻,是有着惊喜的。然而待定下神,看着只是空了的果子,也就是用红得耀眼的尾巴摆了几摆,又接着潜入到睡莲的枯叶里去了。再过一个季节,睡莲枯败的叶子会慢慢蓬勃出水面,碧绿的叶片中会在清晨时分散开出清淡的莲花。鱼儿们会在这时候游动得格外欢快。而当暮色四合,睡莲就安静地收起它的花瓣,鱼儿们又安心地睡在绿叶之下。它们配合得如此默契,仿佛老夫老妻的温馨夕阳红。

池沿上还有一钵茶花, 若不是前几日下雨,一定也开得艳。只是连日来的雨,给花打得七零八落。天晴了,红依然是红,可茶花被雨打后,自暴自弃,任由花叶都散乱着,一幅妆残的容颜。若是有人扶抚一把,兴许茶花会鼓起勇气,再次展开饱满的花朵吧。

白玉兰, 长在古朴雅致的青花瓷花钵中,只有等到在暖透了的春日,才敢将它从室内移出来。放在阳光里,娇嫩,柔美,带着风情。白玉兰开出的花,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的手指,白,丰美修长,柔若无骨。——再美丽,都还是不能轻易去碰的好。碰碎了,心都会跟着紧一下。最是难忍那一碎间的心疼呵。

难碰疼的,总是那些在日光雨水里兀自生长独自开放的花。比如院子角落的紫薇,我都不知道还有哪一种花像它这样不骄矜的开放。长长的花期红紫的花朵庸常得让人眼睛都烦了,然而身为紫薇,自己也莫可奈何吧。好在紫薇是自知的,这万花争宠的季节,它静默着,待到夏秋满目芳菲衰败之时,它才会展开自己俗凡的花朵。紫薇是不怕疼的,但它怕痒,所以,也得体谅,还是不要撩拨的好。

各花入各眼,这真是个不偏不倚的好句子。不过,我对于花,以及花招来的那些蝴蝶,都不置可否,无所谓喜欢与不喜欢。我更喜欢的是树。有树的地方,就会有鸟的叫声。院子里的鸟儿委实不少。鸟儿们和我一样,喜欢的也是树。叽叽喳喳闹吵着的清晨,会让自己在梦醒那一刻生出一种依然生活在几十年前乡村土屋里的错觉。——乡村里的土屋早不复在,然这鸟鸣却如此相似。从被窝中拔出身子,靠在床头,一下子又有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悲凉。土屋不复在,土屋里的诸多记忆却在这个和少时一样有着鸟语花香的清晨鲜活起来,——人活半世,真是恍若梦境,最怕的,物不是,人早非,却又事事难休啊。种种挣扎、辗转再到心安……在这个有着阳光的清晨又体验到了人世的种种丰盛与温暖。

穿衣起床,阳光和暖,天空澄澈。将被子拿到阳台上晒,鸟儿们并不怕人,仍在鸣叫不止。 枇杷树上的果子,什么时候冒出了苗头?只记得雪天的时候,它在不合时宜地开着花。冒出苗头的果子,在整个的春天都是酸的,我会从初春开始摘下来尝,尝到春去,从酸尝到甜。是的,尝到最后,是甜的味道。极甜。只是极甜的时候,枇杷就在树上留不住了,它的甜意味着完结,尽头。

隔壁的桃子树,前几天还是一派灿烂。很快,花就谢完了。粉红的一大片落在我家的院子里。这棵桃树的果子在春末的时候成熟,黄亮耀眼,饱满周正,极其地动人。长满果子的枝子很壮实,漂亮的果子在枝上一颤颤的,探过我家的墙头。有朋友在这时候来我家,会忍不住摘下一只,草草洗过就放在嘴里咬——第一口总是吐出来,怎么这么酸?将咬过的果子细细端详,不信,再咬一口,又吐出来——怎么这么酸?这果子就是酸。隔壁的大姐说,这棵树,花与果子都是长着让人看的。的确,我很少见有人吃下这果子。没几天,这些好看的果子一只只往下掉,烂了,化了,招来虫子。隔壁的大姐准备砍掉它了。

我家院子里没有桃子树。桂花树倒是有一棵。树型极好,直立端正,主干旁枝相扶相携,顾盼有情,懂世故,知体贴,看着特别舒服。花开之时,月圆之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哪。此时,桂花树上全是一粒粒微椭的小子儿。有个从外乡发了大财的朋友专门从这树上摘下很多带子儿的枝子,说是在婚礼上用——桂子桂子,早生贵子,他边摘边在口中念念有词。这朋友是二婚,一如初婚一样的春风得意,我们也送了红包。我看着他面带喜色,就想象着他站在豪华的酒店门口,迎接着从华贵的婚车里走出的华丽的美人。——前妻也是我们所熟识的,也曾是美人。然而美人迟暮,终将是一个暮,新人总是更美的。不再年轻的他挺着似是虚胖似是强壮的小腹挽着年轻的美人,好一个郎才女貌恩爱无边哪……

是不是换个如花的容颜就有了如玉的生活呢?这个,我没法知道。树上的鸟儿也双双对对,鸣叫得更热烈了。被子在阳台的栏杆上铺展晒开,被面上的小花似乎都在阳光中展开了笑——满眼的烟火气息。烟火气息,多么好的东西。我喜欢这尘世的烟火气息。这意味着在细水长流春暖花开的日常人生里,有一份温厚与妥贴。是的,没有错,温厚,妥贴。

 
安徽交运集团安庆汽运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地址:安徽省安庆市纺织南路1号 联系电话:0556-5511641 联系传真:0556-5513267
公司信箱:aqqybgs@aliyun.com 总经理信箱:aqqyll@aliyun.com
备案序号:皖ICP备12002297号-1 皖公网安备:34080302000049号